62小说 > 历史军事 > 渔色大宋 > 第647章:热气球

第647章:热气球

推荐阅读:

    花瓣雨飘扬,宾客们无不大惊,齐齐抬头往天上看去,可是今天的天气不太好,云层将月亮遮了个严严实实,从明处看向暗处除了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。

    宗泽又高喊了一声:“新妇入厅行礼,”

    高璞君温娴和寇巧衣这才回过神来,继续往前行去,但眼睛却眨也不眨地看着眼前的美景,生怕下一瞬间这些花瓣雨就会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徐子桢笑吟吟地在厅门口等着,等她们进门后站到了她们左边,四人进了厅内,正式开始今日的拜天地之礼。

    “一拜天地,”

    “二拜高堂,”

    “夫妻对拜,”

    在宗泽悠扬的高唱声中行礼完毕,三个新人被送入了洞房,而酒宴正式开始。

    花瓣雨终于停了,徐府下人手脚麻利的将桌椅摆进了院中,地上的花瓣犹在,堆了浅浅一层,看着就象铺了红毯一般,这时反倒是被安排在院中的那些宾客高兴了,能在这样的环境下喝喜酒可是从未有过的经历,将来拿出去都是跟人吹嘘的资本。

    徐子桢今天的这场婚事成了众人讨论的热点,有人说他罔顾礼法,竟让新妇抛头露面,也有人说徐子桢本就是个特立独行的奇人,这没什么希罕的,另外那个曲乐很是新鲜,不过今天被讨论得最多的还是那些凭空飘落的花瓣,每一个人想破了脑袋都想不出这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雍爷是个急性子,早已按捺不住,他作为岳丈之一,徐子桢当然是先来敬酒的,没等徐子桢开口他就急着先问道:“那些花瓣是什么玄虚,别跟我说什么天女散花,老子不信这个。”

    坐在他身旁的温承言没开口,但也紧盯着他看,看样子今天的两位岳丈都对这样的婚礼安排十分满意,也十分好奇。

    徐子桢笑得有点诡异:“除了天女还能是谁,难道有人能飞在半空给我撒花不成,”

    雍爷吹胡子瞪眼道:“哎你这臭小子……”

    徐子桢拿杯子和他碰了碰,挤挤眼睛道:“放心,改天一定让见见。”

    雍爷终于不问了,因为他忽然明白,根本没什么天女,一定是徐子桢又捣鼓出了什么新鲜玩意,今天人多眼杂,徐子桢当然不会多说。

    一个虎头虎脑的少年进了厅门,顿时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,他穿得颇为古怪,身上皮袄皮裤,头上戴着顶遮着双耳的皮帽,几乎把全身挡得严严实实的。

    “叔,”他一进门就朝徐子桢跑去,赫然是被徐子桢差遣出去的李猛。

    徐子桢也笑了,问道:“爽不爽,”

    李猛满脸兴奋地点头:“爽,太爽了,那玩意儿……”

    徐子桢忽然一声咳嗽打断了他的话:“咳……还不去拿凉水洗把脸冷静冷静。”

    李猛顿时醒悟,讪笑一声:“我这就去,这就去……”说着转身就往后院跑去,刚跑没两步又折了回来,“叔,朵琪没来么,”

    徐子桢一愣:“没见啊,怎么,”

    李猛更愣:“不是吧,我听说她去汴京贺新皇登基的,早就出发了,难道没来应天府看看你,”

    徐子桢忽然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,这次去汴京朝贺的有吐蕃,但却没见朵琪卓玛,而是那个什么阿里王部,他本还以为吐蕃收到消息比较慢,所以来的迟了,可现在李猛却告诉他这么个消息。

    他微一沉吟就拉着李猛往后院而去,来到一个无人的角落抬头喝道:“十七。”

    徐十七应声而出:“主子。”

    徐子桢言简意赅:“给我问问那吐蕃的,扎朗赞普的人是不是他们动的手脚,现在,马上,”

    “是,”徐十七难得看见徐子桢这么认真的样子,心中一紧,赶紧应声而去。

    李猛脸色不太好看,虽然他嘴上一直说朵琪卓玛老缠着他太烦人,可这次去吐蕃没见到她,心里却有些空落落的。

    徐子桢又问道:“小猛,跟朵琪丫头一起来的还有谁,知道么,”

    李猛道:“说是次央大叔,不过使节团是国师松仁带的队。”

    徐子桢有点印象,这个国师上次在拉萨的时候见过,话不多,眼神里却满是睿智,绝对是个聪明人,而且据说他是扎朗赞普最忠实的臣子,按李猛说的,从他们出发到现在早该到了,可现在却莫名其妙凭空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照说朵琪丫头失踪最大的嫌疑人就该是那个什么努齐将军,可我知道次央的身手,凭努齐身边那些废料就算下阴招也动不了他们,难道另有情况,”徐子桢摸着下巴思忖着,却一时想不出个头绪来。

    前两天被徐子桢引诱去偷炮的那几拨人现在就在徐家,被徐十七关在府中的地窖里,可是问话总得有些时间,徐子桢和李猛只能暂时等着,而在他们身边不远处有个黑呼呼的大家伙,摊放在院中一角,占了老大一块地方。

    徐子桢先把刚才的事放到一边,拍了拍李猛的肩道:“我还怕你来不及赶回来,怎么样,这东西玩熟了吧,”

    说起这个李猛就兴致高了,走到那东西旁边道:“叔,这个什么热气球还真只有你想得出来,黑火油是个好东西,火力足得能让这么大的家伙飞上天,我到现在都不敢相信。”

    这个大家伙底部是个巨大的柳条筐,编得很是密实,而且柳条用油浸泡过,再刷以黑漆,里外好几层,寻常弓箭根本别想射穿,坚固轻巧,而筐的上部用竹蔑架起一个圆口,中间摆着个铜制的古怪油壶,看着象漏斗一样,只不过是倒放的,铜漏斗下边还有个小型的手拉风箱。

    其实这东西的原理很简单,只要用火媒一点,油壶的壶口就会喷出火焰,在竹蔑的架子上方是徐子桢上次让寇巧衣细心缝制的羊皮,无数硝制过的羊皮做成了一个半圆,而火苗在半圆中心点燃,火力就会让这个简易气球慢慢鼓起,再用那个手拉风箱鼓风控制火力大小,很快就能升空而起。

    这年头知道孔明灯,但却没有热气球,徐子桢也是琢磨了好久,才想到做出这么个油壶配上石油才做出的热气球,今天其实也只是他的试验而已,没想到居然成功了,李猛一个人操控这个热气球,底部的柳条筐用长索拴在地面,升到一定高度就再不动位置,另外从气球表面到柳条筐都刷成了黑色,因此在这夜间没一个人能看出端倪来。

    李猛的兴奋之情还没退去,又说道:“叔,我看三位婶婶都快感动得哭了,还真没白费苏三姐姐她们摘那么多蔷薇。”

    徐子桢得意一笑,还没说话徐十七去而复返,神情很是凝重:“主子,问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...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62ny.com/xs/5/5530/4625034.html,手机用户请浏览:m.62ny.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,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。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